秋雨自己的余秋雨的“二丑艺术”及其它 
Hi,欢迎光临:zxy空间! 收藏我们

余秋雨的“二丑艺术”及其它

本文关键词:秋雨,自己的,自由,汉语,的是,汉族,满洲,她是 时间:2012-12-27 06:33

葛优经典文章:人的一生都是偶然煎饺女性先排卵后来月经 哺乳期避孕不当反“中枪”新华社推张德江人物特稿:心里要时刻装着老百姓卡布奇诺咖啡高清图片素材下载dsoframer超级发型的车模美女10集纪录片《文化圣人孔子》韩国超人气乐队FTIsland 1月上海办演唱会编剧公开炮轰高希希 反击:场地小没办法管理七诫担起责任,放飞理想历代名家书法大全◆赵孟頫卷易经|老庄智慧|四书五经|佛学经典|中医,值得收藏!宋克《唐张怀瓘论用笔十法》纪念毛泽东诞辰119周年图片特辑[高清]贾樟柯圣诞前夜发文 称忍无可忍重回地下不吃药两天治好感冒的方法

余秋雨的“二丑艺术”及其它
文章提交者:海旻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现在满口标榜自由、民主的上海文坛小贩余秋雨,居然健忘到自己曾经作为“石一歌写作组”成员,为专 制集团充当帮凶,摇唇鼓舌、媚态百出的“文革岁月”。是不是因为时代风向变了?大家知道,余秋雨这样的墙头草,一向是最习惯于见风使舵的乖角儿。大革文化命的时候,他是最“革命”的左粪吹鼓手;开放了,他摇身一变,迅速从左队窜身到右队,成了引领潮流的“牛仔教授”;(余自我标榜语)。封建僵尸复活的时候,他又攘臂奋袖,去挖掘、修复满清僵尸,为“后辫子时代”寻找“历史法统”。现在自由、民主大潮汹涌迩来,他又像黄鼠狼一样,放出一股股黄烟,把自己笼罩在自由、民主的云雾里,还抠着自己的皱皮脸,描眉画眼,把自己打扮成“自由男神”,想着在上海的黄浦江畔塑个不朽的雕像什么的,跟哈德逊河畔的“自由女神”有得一比。余同志可真是时代的弄潮儿啊!

但凡看过余秋雨文章的人,都会感觉这个混迹于十里洋场的文坛小贩——骨子里那种肉麻的媚态和天性中不可剔除的奴性。令人惊讶不已的是,这样一个善于辨别风头、“通达上意”的御用文人,居然还装摸作样的唱起“民主”来了。

鲁迅先生在“二丑艺术”一文中,提到“ 他(二丑)有点上等人模样,也懂些琴棋书画,也来得行令猜谜,但倚靠的是权门,凌蔑的是百姓,有谁被压迫了,他就来冷笑几声,畅快一下,有谁被陷害了,他又去吓唬一下,吆喝几声。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,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,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,摇着头装起鬼脸道:你看这家伙,这回可要倒楣哩!这最末的一手,是二丑的特色。” 简言之,小丑是恶狗,二丑是叭儿狗。那么,大家再瞅瞅余秋雨,他是个不错的二丑艺术家——因为,他不像恶狗一样,为讨好主人而买力的狂吠,他只是在帮腔,在抛眉眼,在幕后谋划;但并不彻底把自己“奉献”出去,他始终都在寻找更可靠的主子,在觉察到眼前的主子不可靠或者嗅到新的风向,他马上会对新主子投怀送报,或者为讨好新主子而对旧主子的灾祸冷眼旁观、甚至落井下石也未可知。比方说,先前曾经高歌猛进的“石一歌写作组”成员,怎么一下子就时髦到成了“牛仔教授”呢?原来,上头的头头都穿着西装上场了。于是,赶紧倒打一耙,原来同在一个战壕里“并肩战斗”的左棍战友,立刻都成了“蛊惑”人心的“极左文人”,“骗职称的教授”云云。俗话说,戏子无义,婊子无情。精通二丑艺术的余同志可真是既无义又无情啊。(原文见余供状,下附。)

说了这么多,言归正传。一向装腔作势,品评“文化”的“牛仔教授”怎么如此的起劲的反对起汉装来了呢?其实,讲明上面的背景,就知道了——现在“牛仔教授”屁眼上正插着“民主”的野鸡翎呢!所以呢,一定要找个什么专 制主义、种 族主义、封 建主义的破玩意来乱砸一通,以显示其彻底“民主”。鲁迅先生在“拿来主义”一文中说,“看见鸦片,也不当众摔在毛厕里,以见其彻底革命,只送到药房里去,以供治病之用,却不弄“出售存膏,售完即止”的玄虚。”所以说,即使真正想表现自己彻底“民主”,也不必像演戏一样当众砸烂坛坛罐罐嘛,况且,汉装也不是你表演“民主”而用来砸缸的道具嘛。

“牛仔教授”宣称,“如果中国人都要穿“汉服”,那就进入了一个民族主义的概念之中;既然已经进入这个概念,那我要问:你们把五十几个少数民族放在哪里?”

首先,没有人强制所有的中国人都穿“汉服”,这个假设的前提是不存在的。其次,穿汉装是否就进入了所谓的“民族主义的概念之中”?众所周知,汉装,是“汉民族传统服装”的简称,因此,即使汉装复兴,那么,至多也是汉族群众穿而已,其他少数民族人士穿亦可——玩玩新鲜,不穿亦可——个人自由,谁也不强制谁。对汉族人民来说,恢复自己的民族服装,这个要求很过分吗?!如果汉族人民连这个法律赋予的基本权利——民族平等,都得不到兑现,那么,这对汉族人民来说,又意味着什么?!

我请问余秋雨,你把十二亿汉人放在哪里?一个国家的主体民族,一个延续着东方历史和古典文化的载体,难道是你余秋雨裤裆里的吊毛?可以随便忽略?可以随便拔掉?

令人心痛无比的是,就连现在,提一提旗袍不是汉民族服装,就会遭到来自汉人的“大汉族主义”的批判。这也是身为汉人的悲哀之处:连自己的服装、发式都已被强迫改变,若还要批判其“大汉族主义”的话,那是多么的可笑又可悲,又是多么的苛刻和无情!”(南乡子) 余秋雨这样委琐、龌龊之徒,正是奴性自戕和病态自虐的罪魁祸首! 满洲人统治中国,“首崇满洲”(福临)“满洲是国家根本”(弘历)的戒条,被当成殖民集团的“根本大法”高高在上的执行了两百年,余秋雨不仅对此视而不见,反以极端肉麻的奴才咀脸,对满洲殖民集团进行发狂的吹捧。这是什么精神?这是奴性精神,这是奴性的最高境界——只有没有廉耻的娼妓才崇拜法西斯分子,才崇拜强奸他的性器。

按照余秋雨谬论,汉族人民穿汉装,就进入“民族主义概念”云云,那汉人使用汉语呢?不更进入了“民族主义概念”?因为,比起服饰来,语言更能彰现民族文化的本性。汉人使用汉语,把其他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放在哪里?所以,汉人都不必使用汉语了,大家都使用英语,以彰现民族平等。

或者,按照余的说法,为考虑少数民族人士,汉语不能叫“汉语”,应该改叫“华语”,而且这个“华语”必须吸收所有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特点,如果不汲取,大家心理受伤啊;余秋雨心理更受伤啊。如此说来,汉语语言文字的改革肯定是势在必行了,那就烦请余秋雨来做这个改革?!如果不改革,余秋雨岂非自扇耳光,食言自肥?!

为把自己打扮成“自由男神”,接下来,余秋雨以汉装作为靶子,来批判所谓的“专 制主义”。想起来是很可笑的,余秋雨这么一个在专 制裤裆下爬来爬去,爬的上瘾的文化娼妇,怎么也标榜式的批判起“专制主义”了?批判“专 制”吧,硬的不敢碰,软的不敢扯,就把汉装贴上专 制标签,作靶子吧。打这个靶子,保险,没人抓你,没人关你。又可以以“高人逸士”的身份,来教训那些“天真的年轻人”。

我不知道什么缘故,在余秋雨辈的眼里,汉装能成为专 制主义的东西?这就很奇怪?难道是鼓吹的汉装的人强迫余秋雨或者他家人也穿汉装了?让余秋雨和他的家人切身感受到汉装给他带来的现实压迫?喊叫汉装专制?! 如果没有人这么做,余秋雨声称有人利用汉装宣扬专 制主义,来剥夺大众的文化生态自由,岂非空穴来风?!抑或精神错乱?!汉民族传统服饰,是中国人(或者说全人类)共有的文化资源,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践行。在我看来,汉装把佛禅的空灵、飘逸,自由主义的奔放、不羁,浪漫主义的典雅、幽闲最好的集中在一起,最大限度的体现出我的审美理想和人生态度。因此,我一直把汉装当成自由主义者的服饰。

许多无病呻吟污蔑汉装的伪右,根本无视汉装当中所蕴涵的种种美好的东西——成熟的古典文明、高度的人文修养,端庄典雅的审美风格、飘逸灵动的幽雅风姿、高扬人性的自由主义,硬是要透过自己那劣质的、狭窄的、阴暗的、灰黑的有色眼镜,把汉装聚光成封建的、专 制的、种 族的、民粹的,之类东西,是心理阴暗、扭曲耶,抑或反映迟钝,精神贫乏,毫无审美能力耶?!

余秋雨声称别人使用专 制思维剥夺民众自由,难道像他这样无知妄说,肆意歪曲、污蔑汉装的文化蕴涵,带着有色眼镜丑化汉装的做法,就不是剥夺他人的自由选择了?!余秋雨有什么资格对汉装恢复运动做这样的定性?!余秋雨崇拜满清,大可以剃头、梳辫、穿马褂,扮二丑,也没人阻拦嘛,余秋雨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按照自己的理解践行传统文化说三道四?!一个在专制刽子手的裤裆里摸爬了许多年的文化娼妓,是否更有资格,打着反专 制的名义来贩卖自己的专 制教义?!

余秋雨荒谬呓语说“按照必然逻辑,他们一定要驱逐你身上的皮鞋、耐克鞋、皮带、手表、眼镜……”我请问余秋雨,什么是你的必然逻辑?!日本人穿和服,朝鲜人穿朝服,印度人穿沙丽,阿拉伯人穿大袍子,苏格兰人穿裙子,他们是不是都驱逐了皮鞋、手表、眼镜?! 民族服饰和现代文明是否矛盾?!现在全中国的少数民族都穿民族服饰,余秋雨怎么不让他们都去驱逐身上的皮鞋、皮带、手表?!

汉装运动在不到两三年的时间,得到广泛的发展,具有非常广阔深厚的文化与现实背景,她的出现,是对古典文明的反思与继承。正如文艺复兴不是简单的复兴古代希腊一样,汉装运动的兴起,是在用古典的旧瓶子装载现代文明的新酒,她是中国人自推翻满清殖民统治以来,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的第二个阶段:在“五四”彻底否定的基础上,进行否定之否定——批判性反思与继承的结果。她的出现和延续,是中国古典文明在全球化(或者说西方化)时代,开始以自主的姿态融入世界的开始,她是复兴,但不是复古;她是自由的,不是专制的;她是平民化的,不是等级制的;她是开放的,不是强制的;她是包容的,不是狭隘的。从民族意义上说,这是一个古老的民族,获得重生,找回自己的起始。那些自以为是的伪右,不过是利用反专制的名义来给自己全身插满“自由”鸡毛的文化小贩罢了。

余秋雨不但在荒谬的呓语,还想当然的把践行汉装的人,都丑化成狭隘、浅薄的种族主义者,似乎只有自己这位“牛仔教授”才是具有“国际视野”的“爱国志士”。年轻人怎么理解传统文化,怎么践行传统文化,这是他们的自由,似乎并不需要余秋雨这样的具有“国际视野”的“爱国志士”来教导。可笑的是,一个充溢着奴颜与媚骨的卑劣文人,一个曾经充当专制吹鼓手的“石一歌写作组”成员,一个对满清专 制僵尸顶礼膜拜的奴才,居然有脸标榜自己是具有“国际视野”的“爱国志士”,天下之物可笑,莫此为甚矣!

正如余秋雨在吹捧满清的时候,讥笑吕留良迂腐、曾静可笑一样,现在,那些以独立自由精神践行传统文化的人,在余秋雨看来,都成了“悲情的做作”。余秋雨俨然以圣哲一般的口吻教导大众“中国文人啊,稍稍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。”不烦请余秋雨给大家指明一下,何谓有意思的事情?抹着文化口红招摇过市?疯狂吹捧专制僵尸?还是精心钻研“二丑艺术”?

海旻
2007 3 24

口号:言论自由!封帖专 制!继续贴!

蔣欣精緻臉龐寫真大氣溫婉(4P)饿木命,要注意什么潘金莲给全国妇联主席的一封信触动心弦的微小说,爱一直都在!廖弟健身舞系列-《草原绿了》附背面《泰囧》王宝强与猛男玩肉搏 自创少林泰拳反腐逼出贪官卖房潮 广东江苏等地房产中介疯狂促销福建一计生干部参与贩婴 买主中有公务员励志:每个人都是一块磁石

 0.080534934997559 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