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体宋词宋词的境界 (下) 
Hi,欢迎光临:zxy空间! 收藏我们

宋词的境界 (下)

本文关键词:宋体,宋词,人生,感觉,艺术,吟咏,感受,境界 时间:2012-12-27 06:33

极品美图-清新风格壁纸图片05根治一切胃病的特效秘要方元素的世界----No.1 氢 (H)广东高考满分作文选登:不能忘记的过去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女人好命不如好心态VGA转S端子线制作高房价中的腐败成本究竟是多少?女人的“一强一弱”流传千年的养肾方法《壬归》卷之三 谋望门 > 通象第三极品梅花人体8个最易患癌部位最新排名2010上海世博会开幕式精彩回顾(组图)最新最激情的中文慢摇舞曲27首想听歌自己点追缴土地出让金的有效做法嗨!你掉了一样东西

如何标记批注?

精美边框 - 碧波 - 碧波的家园

爱雅阁书馆欢迎您边框(2) - 汉林书缘 - 人生在世共如此,何异浮云与流水。

宋词的境界 (下)

宋词的境界:心灵的吟咏

曾经有人问,唐诗与宋词的区别在哪里?

张炎在《词源》中曾经说:“簸弄风月,陶写性情,词婉于诗。盖声出于莺吭燕舌间,稍近乎情可也。”清代学人李东琪也说过:“诗庄词媚,其体原别”;田同之对诗词有更加贴切的论述:“诗贵庄而词不嫌佻,诗贵厚而词不嫌薄,诗贵含蓄而词不嫌流露,之三者不可不知。”魏塘曹学士《西圃词说》中有个贴切的比喻:“词之为体如美人,而诗壮士也。”以上看来,诗与词除了格式的不同外,古人“诗言志词言情”之说,是有道理的。情真意切之言情,几乎贯穿着整个宋词的始终,并且影响到了后来的元曲。

北宋之初,由南唐后主变成阶下之囚的李煜,已是国破家亡,整日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。心中的苦痛,几乎是难以言说:“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?”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。被囚禁的日月,极度痛苦的心灵,使得他仿佛成为了一个人间深重苦难的承受者,他所作之词的格调,也变得哀婉凄楚: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的感叹,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……”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!“俯仰身世,所怀万端”,李煜遭受恸创的心灵,吟咏之中充满了酸楚和愁苦。他的词,遂成为一种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绝唱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“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。”

图片

宋词心灵的吟咏,几乎离不开一个愁字。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、晓风残月”的柳永,从某种意义上讲,可以说是“李煜独特自我人生内心体验”的继承者,他因“且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”,因而得罪了当朝皇帝,仕途渺茫,自此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,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他的一生皆滚在情里,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,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”其内心苦处,终日“寒禅凄切,对长亭晚”,“暮霭沉沉楚天阔”。柳永可谓是词人中的情种,他的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与晏殊的“咋夜西风雕碧树,独上高楼,望断天涯路”,可谓异曲同工。

宋词之真,在于艺术地展示真实的心灵,情真意切,才能真正地感人动人。晏殊的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,“落花风雨更伤春”,与欧阳修的“泪眼问落花不语”,可以说是同样心境的抒发之吟咏;李之仪的心灵之思,却让人感到一种词境与众不同的远大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……”

同为心灵的咏唱,苏轼却给人一种沉重和震撼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 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词的真实,是情感的真实、心灵的真实。陆游动人心魄的情爱,虽已千年之遥,却依旧是那样的令人心动:“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。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动人的吟咏,多为心灵的苦痛、哀伤、思念、愁绪的抒发。

图片

作为宋词心灵缠绵吟咏的代表,当属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的跨两宋词人李清照——一位才情卓绝、哀婉动人的女词人,一个独守空闺的女人: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、愁字了得!”这种相思,不为李清照独有,却惟有李清照才表达得这样准确细腻、情真意切:“倚遍阑干,只是无情绪。人何处,连天芳草,望断归来路。”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思君令人老,“薄雾浓云愁永昼”,李清照的思念使得她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。韶华已逝,容颜消褪,正是“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”内心的凄苦伤感,使她变得“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”这种情感的率真表达,正是她情到难处、深处,萦绕心头的悲苦真性的流露。

李清照善于以委婉曲折的笔调,表现心中复杂微妙的情感变化,准确地表达出一种女性特有的深婉细腻的心理状态,和心中稍纵即逝、难以言传的真切感受。她的词多愁善感、缠绵凄婉,沉郁悲凉,真实地展现出情感历程和内心的世界,具有丰厚的情感内涵,向来被视为“婉约正宗”,李清照中国的古代文学史上艺术成就最高的一位女性词人。

李清照心灵的吟咏,可谓千古绝唱。

图片

宋词的境界:人生咏叹

在宋代的词人中,以写人的感觉、感受和生命的感悟艺术境界,成就了一代词人大家,成就了众多流芳百世的宋词名篇。抒写人的感觉、感受和感悟,艺术化地咏叹人生,也正是宋词艺术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在宋词中,以艺术感觉传达人生的体验,李清照无疑当属典范。在词中,她常以感觉来表达内心,其“昨夜雨疏风骤”,“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”,“露浓花瘦”,“人比黄花瘦”等名句,都是以感觉来展现心态的。词中准确、强烈的艺术感觉,使她的词成为脍炙人口、千古传诵的艺术经典。欧阳修也是写感觉的高手,他著名的词句“独立小桥风满袖”,写的便是一种艺术感觉。他还常用感觉来摹写景色,“平山阑槛倚晴空,山色有无中”,“空水澄鲜”,“绿水逶迤”等,都极为精妙。潘阆也用感觉去写过观钱塘大潮的景象:“来疑沧海尽成空,万面鼓声中”。用艺术的感觉写词,使词具有了一种品之不绝的韵味: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(宋祁《玉楼春。春景》)”、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”(苏轼《卜算子。黄州定惠院寓居作》)。这种以感觉使句子艺术化的范例,在宋词中比比皆是。周邦彦也常用感觉写词,他《满庭芳》中的著名词句“风老莺雏,雨肥梅子”,写的即是感觉。南宋的白石道人姜夔,也喜欢用艺术感觉写词中之景,留下了著名的词句“数峰清苦”(《点绛唇.丁未冬过吴松作》)“准南浩月冷千山”(《踏莎行》)等。宏大的视境,使他在宋词中别树一帜。别有韵味的艺术感觉,使瑰丽华美的宋词,闪烁出一种神韵艺术的光芒。

图片


以词来表达心中难以言传的人生感受,无过于北宋初期被囚禁的南唐后主李煜。在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的日子里,他身陷囹圄,愁深如海:“故国梦重回,觉来双泪垂”,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他“往事已成空,还在一梦中”,“离恨恰如春风,更行更远还生”,其处境已经是“落花流水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。李煜词中的这种艺术感受,要比感觉来得沉重。
秦观的《江城子》,也是用艺术感受来抒写人生的忧愁:“便做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许多愁”;晏殊的《浣溪沙》,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表达的是一种婉约的人生感受;蒋杰一首《虞美人》,一咏三叹,表达的也是感受,为人生三个阶段不同的感受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容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老年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凭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”。辛弃疾词《丑奴儿》(书博山道中壁)所传达的人生感受,与蒋杰《虞美人》人生的一咏三叹,几乎有异曲同工之妙: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!”

图片


如果说蒋捷的《虞美人》写的是人生感受,而他的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《一剪梅》(舟过吴江),已经是一种人生的感悟了。感悟是人生境界的真正体现,张炎《清平乐》中“只有一枝梧叶,不知多少秋声”,也有一种感悟的味道。这种感悟,要比蒋杰之感悟来得沉重。辛弃疾对人生的感悟,则已经跨越了时空,“千古兴亡多少事,悠悠,不尽长江滚滚流”《南乡子.登京口北固亭有怀》,展现出一种境界的深远和宏大。作为佛家居士,苏轼的《西江月》,写的也是人生之悟,颇似有一种佛理在内: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。夜来风叶已鸣廊,看取眉头鬓上。洒贱常愁客少,月明多被云妨……”。张升的《离亭燕》,几乎是整首词都弥漫在一种人生的感悟里:“远处客帆高挂,楼外酒旗低迓。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。愁怅依危阑,红日无言西下。” 高挂的客帆,楼外酒旗,渔憔闲史,尽入西沉无言的红日之中。
以生命的感觉、感受和感悟吟咏人生,是宋词艺术的一大境界。

图片
宋词的境界:志向高洁 “怒发冲冠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。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。朝天阙。”
岳飞的一首《满江红》,写的是志,铿锵凌云的字里行间,让人感觉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沛然浩气,凝聚成一种坚贞不屈的中华民族精神。词言情,诗言志,故曰:诗庄词媚。言志之词,可谓是词中极高的境界了。
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可谓脍炙人口,千古传颂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: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.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;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,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;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;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,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然万古存。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!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磋余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馅,求之不可得。阴房冥鬼火,春院閟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此再寒暑,百沴自辟易。哀哉沮洳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谬巧,阴阳不能贼!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忧,苍天曷有极!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颜色。”

图片


辛弃疾的《破阵子.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,展示了一位大儒的气节: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确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。”他的另一首《永遇乐.京口北固亭怀古》,亦着实令人感慨: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。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,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。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陆游也曾在《长歌行》中,留下了“人生不作安期生,醉入东海骑长鲸……国仇未报人已老,匣中宝剑夜有声……”的慷慨诗句。作为一位坚贞的高洁之士,陆游的《咏梅》,最令人心叹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 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他常以梅花自比:“闻道梅花坼晓风,雪堆遍满四山中。何方可化身千亿,一树梅前一放翁。”
陆游是位隐士。他的隐逸,是志士之隐,这从他的《鹧鸪天》(二首)中隐约能够感受到:《鹧鸪天》(一):“家住苍烟落照间,丝毫尘事不相关。斟残玉瀣行穿竹,卷罢黄庭卧看山。贪啸傲,任衰残,不妨随处一开颜。元知造物心肠别,老却英雄似等闲!”;《鹧鸪天》(二):“懒向青门学种瓜,只将渔钓送年华。双双新燕飞春岸,片片轻鸥落晚沙。歌缥缈,木虏呕哑,酒如清露鮓如花。逢人问道归何处,笑指船儿此是家。”他曾在《鹊桥仙》中,以渔夫自比,此正是他自己隐逸情怀之写照:“一竿风月,一蓑烟雨,家在钓台西住。卖鱼生怕近城门,况肯到、红尘深处?潮生理棹,潮平系缆,潮落浩歌归去。时人错把比严光,我自是、无名渔父。”

图片


古往今来,高洁的境界,一直成为仁人志士不懈的追求。二千多年前,远古的屈原大夫,站在滚滚流逝着的汩罗江边,仰头高歌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(《离骚》);挂官归隐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,曾经漫步在南山之下,吟诵着他的《饮酒》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愁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可见,中华精血一脉相承。南宋的词人张孝祥,在被罢职还家的途中,写下了他著名的令人荡气回肠的《过洞庭》:“洞庭青草,近中秋,更无一点风色。玉鉴琼田三万顷,着我扁舟一叶。素月分辉,银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怡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应念岭表经年,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。短发萧疏襟袖冷,稳泛沧溟空阔。尽挹西江,细斟北斗,万象为宾客。扣舷独啸,不知今夕何夕。”他的《西江月》,也可以说是一种彻悟人生旷达心怀的展示:“问讯湖边春色,重来又是三年。东风吹我过湖船,杨柳丝丝拂面。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。寒光亭下水连天,飞起沙鸥一片。”
朱敦儒,可谓是北宋的一位隐儒高士,他清高狂放,常以词言志,笑傲王侯。他的词作亦超脱尘世,其名词《鹧鸪天》(我是清都山水郎),可以说是他前半生自我心魂的写照: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诗万首,酒千觞,几曾著眼看侯王。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”

美腿模特 Penny ——高清大图有多少男人还在爱着妻子?——已婚女人对婚姻生活的十大感悟12月23日电视剧网络播放量排行榜多种急救小知识(家庭必备)People have right to know what chickens eat瞬间强肾法——仙学泰斗胡海牙先生的不传之秘!为什么病都是吃出来的?不要以善之名行凶豆腐的做法大全

 0.15396404266357 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