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席楷体郭金荣:孟锦云——毛泽东的最后一名守灵人 
Hi,欢迎光临:zxy空间! 收藏我们

郭金荣:孟锦云——毛泽东的最后一名守灵人

本文关键词:主席,楷体,中南海,是个,文工团,听了,跳舞,老同志 时间:2012-12-31 10:44

如何做网店宣传推广生活习惯导致脏腑病----肝病(肝虚)葱爆羊肉的做法,葱爆羊肉怎么做《生命时报》 2012年十大新闻笑话c如果能拥有这么一套房子..............我家阳台上的花花们浅论日本企业成本管理模式Lady Gaga透视装现身机场 爆乳下垂秀性感知性女人,微笑留香上海散步 (组图)七音画 全球最短的跨国桥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世界媒体眼中的2013:大胆预言中日海上将开战五个细节判断女人的风情[唯美贴图] 宇宙*星空*视野电饼铛烧烤的用法科学家将空气变汽油 每天1吨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物春秋 >

郭金荣:孟锦云——毛泽东的最后一名守灵人

发布时间:2012-12-31 01:23 作者:郭金荣 字号:大 中 小 点击:1119次

  当年的中南海舞会


  《念奴娇·鸟儿问答》的草稿


 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

  是谁,陪伴着毛泽东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刻?是谁,护理着他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旅程?


  是她,孟锦云,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。


  孟锦云,对人们来说,是个陌生的名字。如果查查1976年9月13日的报纸,就可以在给毛主席守灵人的长长的名单中找到。孟锦云,最后一名守灵人。她的知名度几乎是零。然而,就是她,却和一个伟人朝夕相处,日夜相伴,度过了四百八十九个白天与夜晚。


  她,是毛泽东最后一段生命旅程的见证人。在孟锦云的叙述中,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毛泽东,一个由神变成人的毛泽东。毛泽东作为一个普通人,一个普通老人,也具有普通人的特性。毛泽东也要流泪,也要大笑,也要愤怒,也要固执己见……他既是伟人,也是一个具有普通人的种种情感的凡人。


  “您的痣子是湖南痣子,我的痣子是湖北痣子”


  孟锦云,是个湖北姑娘,十二岁就考入了空政歌舞团,1959年被选进了舞蹈学员班。


  1963年4月,小孟被安排去中南海“出任务”。那时候,中南海的首长们,经常性的娱乐活动就是跳舞。空政歌舞团的一些舞蹈演员,在过了政治上、作风上、生活上的严格审查之后,可以进中南海,去完成陪首长跳舞的任务。


  那时的小孟只有十四岁,按理是没有资格承担这样的任务的。去中南海跳舞的是些老同志,当然,所谓“老”,其实也不过只有二十几岁。但天长日久,这些老同志有的结了婚,有的要生孩子,再加上演出任务重,因而领导经过请示批准之后,决定带些小学员进去见习见习,熟悉熟悉,好接老同志的班,孟锦云就是被选中的小学员中的一个。


  来到中南海的舞厅,小孟和几个女伴坐在软垫靠背椅上等候。眼前的一切使小孟感到新奇,但又似乎和临来之前所想象的大相径庭。她看着,等着,心稍稍平静了些。


  晚上10点多钟,舞厅里的人忽然纷纷起立,乐曲停止,舞步停止,毛主席来了。


  毛主席从左侧那个红门稳步走入舞厅。小孟站在那里,痴痴地,忘了自己,忘了周围的一切。这就是毛主席?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……”她耳边突然响起了这首歌。


  毛主席来了,他的装束极为随便。只见他一身灰色中山装,并不笔挺,袖筒又肥又长,几乎遮手一半,特别是那条过分肥大的裤子,宽松,舒适,更增添了洒脱之感。


  主席坐在专门为他准备的沙发上。一名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来,盘子上放着白色的打湿了的毛巾,毛主席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和手。只见服务员小声跟主席讲了句什么,主席轻轻点点头。不多时,小舞台上的乐队奏起了舞曲。在众人目光的集中之下,一个女文工团员,一个常来跳舞的老同志,走到主席面前,微微倾身,伸出臂掌,作出邀请姿势,主席会意,站起来,与那个文工团员跳起了舞。


  全场人的目光,像舞台的追光一样,追随着主席和那个文工团员。


  小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着主席如何跳舞。主席的舞步很大,他高大的身躯不怎么灵活,像在蹭着地板走步。一边跳,主席还一边与那个文工团员谈天。主席并不像初学跳舞的人那样,总往脚底下看。他显得很轻松,毫不拘泥。


  一曲终了,主席和那个文工团员停在了主席的沙发那儿,女文工团员用手往沙发那边一伸,主席便走向沙发,坐下来休息了。


  小孟观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。她的目光,一直追随着主席,仿佛要尽量从他身上发现些秘密来,但看着看着,那种神秘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主席是领袖,也是个凡人呢。他不也在说,也在笑,也在随着舞曲,一步步向前向后,向左向右地走着跳舞吗?


  又一首舞曲开始了,是欢快的《喜相逢》。主席侧脸,好像突然发现了小孟,他对她笑了。小孟也在意识到的一刹那间,向主席报之一笑,有点尴尬,有点生硬,有点不自然。她太没有思想准备了,但机敏的小孟毕竟看出了主席的意图。她的感觉,她的判断是绝对准确的,她慌忙站起来,向主席走去,学着前面那个老同志的样子做出了请主席跳舞的邀请动作。主席微笑着站起来,拉住了小孟的手,同她向舞场里走去。这时,小孟真有点手忙脚乱了,刚刚消失了的神秘感又升腾起来,刚刚平静了的心又猛烈地跳动起来。她慌忙上阵,不知该怎么跳舞,什么节奏、音乐、舞步,都成了模糊的一片。她不知该进哪只脚,该向哪一边转。此时的小孟有如腾云驾雾,晕晕乎乎。主席已看出了她的慌乱,轻轻松松地对她说:“小同志,别紧张,你的舞步不错嘛。”


  跳着跳着,小孟又逐渐感到轻松了。


  “你是新来的?”


  “我第一次来。”


  “怪不得没见过你。小同志,叫什么名字?”


  “孟锦云。”


  “噢,孟锦云,跟孟夫子同姓。这个名字好听,锦上添云比锦上添花还美呢。你是什么地方人?”


  “是湖北武汉。”


  “噢,湖北,一湖之隔,是我的半个小同乡呢!”


  ……


  跳舞,闲聊,小孟感到主席是个很容易亲近的人。主席的亲切自然驱散了小孟的紧张、慌乱。


  就这样,她和毛主席认识了。


  之后,小孟几乎每周都要去中南海参加舞会,每次都要和主席跳舞,主席总是亲切地称她半个小同乡。


  小孟开始在主席面前无拘无束了。她的单纯、机敏、活泼,她充满了稚气的发问,常常引得主席开怀大笑。


  “主席,您嘴巴下面有一个痣子,听我奶奶说,这是有福气的痣子呢。” 小孟望着主席,笑眯眯地说。


  主席听了,看到小孟白白净净的脸蛋上,也有一个小小的痣子,便笑着说:“你的脸上也有一个痣子,那你也有福噢。”


  “那可不是,您的痣子是湖南痣子,我的痣子是湖北痣子,长的地方不一样。”


  主席听了小孟的回答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:“没想到,你还是个小九头鸟呢。”


  “什么?九头鸟?”


  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,你知道吧?”


  “当然知道,九头鸟可厉害呢。”


  “那也就是说,你这个小九头鸟很厉害啦。”


  “我可不愿意当九头鸟,我不愿意人家说我厉害。”


  “噢,还有这么大的顾虑?我可愿意当个九头鸟呢,只是想当而当不上噢。”


  “我觉得九头鸟不好听,怪可怕的。哎,我们武汉的黄鹤楼您去过吗?”


  小孟又转了个话题。


  “黄鹤楼?黄鹤知何去,剩有游人处。”提到黄鹤楼,主席显然是想起了他写的那首词,脱口便吟了两句。


  主席和小孟交谈着。武昌鱼的鲜美,孝感麻糖的甜香,东湖的美景,龟山蛇山的故事,武当山的传奇……毛泽东都是那么了解。那熟悉的神情,仿佛是在谈论自己家乡屋前的水塘、屋后的翠竹一样。


  小孟在主席面前显得很少有框框,稚气十足,又妩媚动人。她脸颊上常出现的那个似乎特意酿成的小酒窝,更增添了她娃娃般的可爱。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总有一种探索的神情。


  主席对新来的小同志很喜欢,而对他的半个小同乡——孟锦云,尤其喜欢。


  渐渐地,这些小同志,已取代了那些老同志。


  中南海的舞会,仿佛是一座桥梁,联系着这些文工团员和中南海里的大人物们,周复周,月复月,年复年。


  中南海的舞会啊,瞬间的快乐,曾带给人们永恒的回忆。


  也是因了这样的初识,孟锦云在经历了曲折的十多年后,1975年5月,终于来到了毛泽东的身边,应毛泽东要求到他身边工作。


  “孟夫子,来,我给你讲个故事”


  小孟来到主席身边工作,开始的那些日子里,主席十分高兴。小孟的一举一动,他都看着顺眼,小孟对他的一些提醒劝说,他都听着中意。


  在小孟刚来主席身边的时候,他身边有两个工作人员,除了张玉凤是他的生活机要秘书,还有个护士小李。


  小孟来了之后,主席与她有说有笑。饭后茶余,花园小径的散步,卧室客厅里的谈天,显得十分和谐,主席常常把小孟逗得开怀大笑。


  “孟夫子,来,我给你讲个故事。”主席喜欢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她。


  小孟把沙发椅向主席的身边搬近一些,主席操着难懂的湖南话,给小孟讲起来。此时的小孟,就像几岁时听爷爷奶奶讲故事一样,听得那么专心,那么入迷。


  “有一个人,从自己脖子上捏下一个虱子,害怕别人嫌脏,赶忙扔到地下说:‘我当是一个虱子呢,原来不是个虱子!’另一个人马上捡起来说:‘我当不是个虱子,原来是个虱子!’”


  小孟听完了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故事,瞪着她那清澈如水的大眼,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似的发问了:“这个故事有什么意思,一点儿也不好听。”


  “傻丫头,你什么都不懂噢,这是告诉我们要讲实话嘛,虚伪的人真是可笑。”


  小孟听了恍然大悟。


  “主席,再给我讲一个,你看看我能不能猜出什么意思。”


  主席又给小孟讲了另外一个故事:


  “有一天,乾隆皇帝和一个大臣来到一个庙里,里面是个大肚子弥勒佛。乾隆便问大臣,‘弥勒佛为什么对着我笑啊?’那大臣说,‘这是佛见佛笑。’乾隆听了很高兴,当他往佛的侧面走几步之后,又回头一看,见弥勒佛正对着那大臣笑呢,于是便又问那大臣:‘弥勒佛为什么也对你笑呢?’那大臣赶紧回答说:‘他笑我今生不能成佛。’”


  小孟听到这里,咯咯地笑起来,急忙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,这是讲那个大臣会拍马屁。”


  主席点头称赞:“进步很快嘛,好聪明的丫头!”


  这天,主席把诗刊杂志要发表的他的两首词的清样,拿给小孟,对她说:“小孟,请你把这两首词读给我听听。”


  小孟拿过来,也不先看一遍,马上就读起来:


  念奴娇·鸟儿问答


  (1965年)


  鲲鹏展翅,


  九万里,翻动扶摇羊角。


  背负青天朝下看,


  都是人间城郭。


  炮火连天,


  弹痕遍地,


  吓倒蓬间雀。


  怎么得了,


  哎呀我要飞跃。


  借问君去何方,


  雀儿答道:


  有仙山琼阁。


  不见前年秋月朗,


  订了三家条约。


  还有吃的,


  土豆烧熟了,


  再加牛肉。


  不须放屁!


  试看天地翻覆。


  小孟高声快速地读了起来,当她读到“不须放屁”这句的时候,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。


  “主席,您写不须放屁,可您今天放了二十八个屁。我都给您数着呢。”


  “噢,你还给我记着黑账。”主席也笑了。“活人哪个不放屁,屁,人之气也,五谷杂粮之气也。放屁者洋洋得意,闻屁者垂头丧气。”


  小孟听了笑得前仰后合,直不起腰来。


  小孟边笑边说:“那您为什么在词里还写上‘不须放屁’?”


  “两回事情嘛,孟夫子。”


  毛泽东最后的生日


  1975年12月26日这天,是毛泽东的最后一个生日。这一天,中南海毛泽东的家里,毛泽东的女儿李敏、李讷来了。她们平时很少来,但每次过生日,那是一定要来的,她们都带来了对爸爸的祝福。


  这天,以前的护士长吴旭君、护士俞雅菊和李玲师的到来给毛泽东带来了喜悦,他那有些木然的脸上,一下子添了笑容,有了些生气。毛泽东今天没有长久地躺在床上,他自己提出去大厅里坐坐。小张、小孟搀着他来到大厅里,坐在沙发上。小孟说:“今天是您的生日,按我们家乡的习惯,孩子要给老人磕头。”主席听了高兴地说:“你的意思是要给我磕头,我可不敢当,我承受不起噢!”小孟听了,很随便地说:“您都不敢当,还有谁敢当,我先给您磕。”说着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跪在了主席面前,郑重其事地磕了三个头。主席也不时向前起身表示回敬。见小孟磕了头,吴旭君、李玲师、张玉凤也先后磕了头。


来源: 今晚报 | 来源日期:2012-12-27 | 责任编辑:凌绝岭
  • 共3页: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
食全食美 私家菜 彩图版活着已是不易,莫要自寻烦恼右撇子生出左撇子 健康欠佳?邻家少妇性感诱人休闲茶馆-咏 兰~~~二私房菜8个秘密武器最旺桃花 轻松勾引他一台电脑到底怎么赚钱?英语学习天地(12英汉对照英语名人名言600句下部)

 0.11110496520996 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