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定这是大痴法师《数息观》 
Hi,欢迎光临:zxy空间! 收藏我们

大痴法师《数息观》

本文关键词:禅定,这是,状态,法师,的人,修定,打坐,惊吓 时间:2012-12-31 21:40

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名字设计成小动物图片亲爱的,除了你 我谁都不要台历断想如何让工资卡的利息涨起来?聪明人精明人高明人人生必读60本杂书素菜菜谱做法大全4解放军所属军事院校全名单红色圣地——延安极其罕见的海市蜃楼(图片)——太美了!经典人生感悟10句话策划书样本一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(威灵仙----本人制作)法国香槟——“魔鬼的酒”自己动手制作绿色无添加的——腐败是当前中国的中心问题解放战争初陈毅到山东指挥不动许世友 6战5败

数息观

大痴法师

很高兴今天能和在座的各位一起禅坐。禅坐,这是一件极为殊胜的因缘。首先祝愿大家,在这七天的夏令营期间能够获得殊胜的禅定觉受。
今天晚上咱们讲的主题是数息观。
数息观,在印度话是安那般那,这是一个古老的法门。在佛教里面,将数息观和不净观合称为二甘露门,这两个甘露之门可以让我们获得禅定,同时,如法的思维可以获得无漏的智慧,所以称为甘露门。它也是我们汉传佛教修行人修定的基本法门。
在东汉时期,安世高法师把讲解数息观的经文翻译过来,经的名字叫做《安般守意经》。到了三国时期,那时的高僧康僧会,曾经给这一部经写了一篇序。
他在序上讲到,修安般守意从一数到十,然后再回来,重复一、二、三……,一直数到十,要念念分明,息息清楚。每一个出入息都很清楚,周而复始,不相错乱,就这样数下去,久久忘缘,即可入定。
《安般守意经》对数息的方法介绍的很清楚,如果要是得定的话,小定能定三天,大定能定七天,定的状态能达到三到七天,这就是修定。得定以后,如果能自在地入、住、出、定,这些可以自在的话,那就算修成了。
我们人的心念活动很快,一刹那间可以有九百六十个念头浮起,算起来一天就有十三亿个念头,这些都是杂念。杂念多,我们定心就定不下来,通过修数息观可以把这些杂念沉静下去,才可以入定。
心不散乱,才能定止,这样既可以祛病延年,也可以发起五种神通,又可以深入的观察次第、十二因缘、诸法实相,这样就能够发起无漏的智慧,能够超凡入圣,成佛做祖。
我们今天晚上就修这个法。
首先开始调身、调息、调心,这三条是一致的。
我们先调身。先端身正坐,正坐就是半跏趺或双跏趺坐。如果是半跏趺坐,把左脚放到右脚上,拉近身体就可以了。如果有人要用双跏趺坐的话呢,也可以,如果你的单跏趺,可以盘半个小时的话呢,你可以上双跏趺。在单跏趺的基础上把右腿从下面拉上来。接着就是正手,就是左手放在右手上重叠起来,放在小腹之前。
次正头。平面正坐,头要不偏、不斜、不低、不昂。不要太昂,也不要太低。然后闭口,唇齿相拄,舌向上腭。接着就是闭眼睛。眼睛微微闭上。有的人喜欢半睁半闭也行。这样就是调身。保持身体的不宽不急。
接着就是调息。息有四相:风、喘、气、息。什么是风相呢?就是坐的时候,鼻中气息出入觉得有声音。这就是风相,这是不调的,这个是不正确的。喘相,就是在坐的时候,息虽然没有声音,但是它被节制了、不畅快,叫做喘相。第三种情况就是气相。气相,在坐的时候,这个息虽然没有声音,而且出入也不节制,但是不够细。
风、喘、气这三种情况都是不调相。第四种,息相,是调相。什么是息相呢?呼吸既没有声音,而且很通畅,不节制,而且很细、不粗,出入绵绵,若存若亡,这个情况就是息相。
在数息时达到息调相才能入定,守息则定。前面的不调相时,你要是呼吸声音很大,那么数息时会“观风则散”,你的心则定不下来;“观喘则结”,“观气则劳”,这个气要是很粗的话,还不能观,只能数。到了这个息相现前的时候才能够守息,守息就能得定。
我先把调息的这四种情况给大家讲了一遍。现在身调好了,怎么去调息呢?热气起心,当我们的心很细的时候,这个息也就细了。息调好后,众犯不生,息心亦定。
调的方法有三种:一个是安心,就是将你的注意力先放在肚脐下面二指,在腹部的中间,就是肚脐稍微下一点,先把心安在这个地方。接着全身放松,放宽胸心,然后观想,气息遍入毛孔,出入无障。
这三种情况做好后,你不要着急,气息自然慢慢地就调匀了,你的呼吸就很自然了。
这个呼吸一定是很自然的,不要去控制呼吸,调的方法就是把注意力放在丹田的部位,把身体放松,全身心放松;当然也不能太松,太松容易瞌睡。
身体不能垮下来,要自然挺起,然后观想气从遍身的毛孔出入无障,你的呼吸就像毛孔在呼吸一样,只是“就像”,这是“像这样”,这是你的“观想”。这样你的心就会渐渐细下来,这就是调息。
调身和调息、调心是一致的,在讲话中稍微有一点次第,但其实是一致的,是同时的。我们调心时,这个心要宽急得所,不要太放松,心要是太放松的话,容易昏沉。如果心的念力太精进的话,容易紧张。心既不要太紧张,也不要太松懈、不要太懈怠。心要不宽不急,这是心调相。
这样,就把调身、调息讲完了。
我讲到这里你就基本调好了。就按刚才的办法开始数,从一数到十,返过来再数,周而复始。心粗的人数息,很快就能做,只要能够守住就行。
有的人数到三、数到五就杂乱,那又返回来,很多人数不到十就返回来了。原因是什么呢?就是心太浮。也有的人,曾经修过定,一守就能守住。
如果从一数到十不会跑的人,你这样数上十来次之后都不跑,这样你可以观息就行,不用数,看着它就行,这样心就细了。
好,我们现在就正式地坐半个小时,下面就止静。半个小时以后开静。
(止静)
(开静)
我这里先把出定的方法讲一下,别着急,以后不允许这样子一开静马上就下座。当然今天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没定住,是不要紧的。一旦定下来,太仓促出定的话,容易出问题。
放在丹田部位,把所有身上的冷热麻胀、大小轻重等种种禅定过程中的感受都收回来,或者观想从毛孔放出去也可以。这样身体内部细的气氛就会收聚,或者散出,都没关系。
然后再徐徐地、慢慢摇动身体,渐渐适应出定的环境。然后搓手,把两个手心搓热浴面,然后再徐徐睁目。看看周围,了解我现在在哪,回到当下。
下座的方法也作为一个系统的一部分介绍给大家。今天数息观要作一堂课讲的话,它是一个系列。
首先讲修禅基本要求的资粮,其次讲修禅的外方便,然后才能进入到内方便开始修了,其次讲下座出定的办法,再讲下座以后保任的方法。这才是一个系统讲授。
禅修的资粮有五条:
一、广行布施。广行布施能够积聚你的福报,有了福报你才能修,不然你每天忙于生活没时间修。
二、严持净戒。如果你持戒不清净,或者你不持戒、没受戒,往往为这些恶孽和障缘障碍我们修行,没法修定。所以要持戒清净。
三、恭敬三宝。有三宝的庇护才能排除很多空见的障缘。
四、孝敬父母。你有了孝敬父母、敬顺师长的德行,人、天、非人等才会不干扰你。
五、读诵听学。你应该懂得修禅定很多的知识。
这是我们修禅要有的五种资粮。
藕益大师讲到禅修的外方便:具五缘,诃五欲,息五盖,调五事,修五法。
这是一个系统。具五缘,是哪五个因缘呢?
一、持戒清净。有的人违犯戒律,犯之后忏悔清净才行,否则不能修。
二、衣食俱足,和前面讲的有点相似。衣食要具足,你才有这个条件去修。
三、要得闲居静处,不受杂事干扰。
四、息诸缘务,即把平常所作事情放下来、处理好。
五、近善知识。
具五缘和刚才讲的五种资粮基本上是一类的。
诃五欲。因为修禅人贪欲太重也不能修。
他讲到的五欲有:
一、色欲,指眼睛看到的美色。
二、声欲,耳朵听到的美妙之声,这两者都会生起攀缘之心。
三、香欲,闻到的香味。

四、味欲,就是口味,喜欢吃这个,不喜欢吃那个等等,这叫味欲。
五、触欲,这个主要指的是男女身体的轻柔细滑这类的感触。
这五种欲望,要诃斥它、远离它。
藕益大师讲到的第三个是弃五盖,摒弃五种浓垢、障碍、妨碍我们清净心的五种障碍,我们要去除掉。
第一个,弃贪欲,这指的是男女的贪欲,欲火烧身啊,身体都能烧掉,何况你的善法呢,都被烧掉了。所以要远离,弃舍贪欲。
第二个,弃舍嗔恚,嗔恚是不善的根本、法乐的冤敌,要有嗔恚的话,禅定修不起来的。
第三个,弃睡眠。睡眠太多,昏沉心暗,这可不行。
第四个,弃掉悔。掉就是散乱的意思,悔就是忧恼覆心。你的心很散乱,就没法修定,另外也不能心中有忧恼,忧恼覆盖着你的心,这就是悔,悔心如剑,这样子也不能修行得定的。
第五个,弃疑盖,弃疑惑,疑自,疑师,疑法,这都是疑惑,它都是覆盖我们心的障碍,不能得定。
藕益大师讲的第四类就是调五事。
第一个调饮食。饮食不能过饥,不能过饱,过饱的话身体内感到很胀,气流不畅。太饥的话也不行,身体虚弱、心悬,也不能修行得定。调饮食要以身安为主。
第二个调睡眠。睡眠不能太多,太多昏沉。太少呢,神虚。这都不能修,要适当。要保持神智清白,心念明净。三调身。四调息。五调心。
这五调就是“调五事”。你把这五事调好以后,这才能够上座。
藕益大师也讲到“行五法”,这就是修禅的人,不是今天在座上修修就罢了,而是每天要修。上座要修,下座也要修,要行五法。
五法中,第一个是要有自愿得禅定的欲望,要有这种心态。第二个要精进,你有得禅定的欲望,还要发起精进心,不能只修一座就不修了。拿出七天时间来,甚至一七、二七、三七,三七二十一,乃至七七四十九天,专门拿出时间来修,这是精进。
第三个是要念,念什么呢,要念欲界之无常、苦、不净、无我,念禅可贵,你才能够不厌烦修禅。第四个是巧慧。要有善巧的智慧。第五个得一心。在座上你要观息,下座也是这样的。
曾经有一个人,他是农民,白天干活。他就在数,一、二、三,边干活边数,顾不得想其他事。回来晚上没事他就数息、观息,时间一长以后不用数,无论在干什么,走路、说话、办事、睡觉,他都能了然观察到自己的呼吸,这样他的心就很细了,已经得到充分的定的状态,他行住坐卧都能够看到自己的呼吸。当然这个人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人,遗憾我们现在见不到了。
修行要一心,一心专注在这个上面,你才能得定。这些是修禅的外方便。
在具体修的过程中,我们要选择修定的场所。这个场所,不要当风,不要在风地里面修,不要有过堂风,不要潮湿,同时不妨碍他人。你不妨碍他人,他人就不妨碍到你,包括一些非人。有些山洞里面有非人住,你要住,人家不让你住,那都不行,你这个地方要找好。
你在家里好办,但是你在家禅修,不要有过堂风,不要门窗对流。坐的地方光线不能太强,太强心散乱;太暗的话又昏沉,这个也不行。
要是双跏趺的话,座位要平坦,它的软硬要适度;如果单跏趺的话,你可以在后面稍垫高二寸。但绝对不能前面高,后面低,那个不行。
在上座之前你要办毕事物,谢绝外缘,心无挂碍。杂事提前就要做好,该上厕所的上厕所,该干的什么事干好、做完,谢绝外缘,有的人在门上贴个条,你的心中不再挂碍这些事情了,一心修定。
在上座以前还可以祈求三宝的加持,在佛前可以修种种供养、忏悔、发愿,以便在修定的过程中不出现障碍。
上座前还要行香。应该在上座前要活动活动,下来之后也要活动活动。
师父们在禅堂里坐禅,都有巡香的,刚才我们有几个师父手里面拿着香板,那就是巡香,巡香就是看有谁打瞌睡了,要打香板子,警醒昏沉。但是刚才,咱们在坐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,大部分人坐不住,不停地换腿,觉得难受,没有一个打瞌睡的(众笑)。
其实,我告诉你们,在师父的禅堂里坐禅,打瞌睡的比较多,为什么啊?因为师父们的腿不痛,用功的时候心一细很容易接近昏沉。
你们想让你们睡也睡不着的,为什么?因为你腿痛,你的腿痛啊,你的心乱啊,心很乱腿很痛,就没法入定,你好不容易才能够坐在这个地方……哎,如果是比方说,我讲修禅,我说好大家往那一坐,不到十分钟,你遇到昏沉的状态,打瞌睡,说明你还是有工夫了,你知道吧?(笑声)
那真是有工夫啦,你问他疲劳吧?他不疲劳,他不是疲劳地打瞌睡,而是他的心细以后,身上没有任何的感受,稍微不注意的话就容易进入“昏沉”,轻昏状态。如果突破这个轻昏状态,不进入那个轻昏状态,就很容易得定。
我们一般大部分人都是散乱,就是心定不住,那就差得很远。所以在禅堂里面必须要警醒昏沉,拿香板打,按规矩呢,这些换腿的人也要挨打。但是,大家都是初学嘛,所以换腿就不打了,这些就是上座的时候应该注意的情况。
还有这个时候包腿要包好,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夏天,稍微好一点,禅修都要有包腿布,腿都要包起来,包严了,不能着风,后面也不能有风,不能戴帽子,不能把头捂起来,这些都是打坐的基本常识,我们就先介绍到这里。
下面大家来提问题。
营员:我曾经有过一个经历,就是站桩,然后被狗给吓着了,请问如果打坐的时候被惊吓了怎么办?
大痴法师:打坐是修定和气功那一套是不一样的。
遇到惊吓的情况,在坐禅时受了惊,怎么办?
坐禅以前首先要有些准备,尽量不要让自己容易被什么东西惊吓,选择地方要注意一些。虽然有时候有突发的事件,但坐之前注意这个问题,你要让自己放心,哪怕就是天塌下来,任何的响动,都不会惊扰到你,你有这种思想准备的话一般都不会有问题。即便有什么响动,也没有什么。
虽然心特别空静的时候,容易受到惊吓,就比如气功的修法,特别容易受到惊吓,但是如果用寺院里师父修禅的方法,我的体验是绝对不会受惊吓的,因为不怕惊吓。
这个寺院里面,师父们常用的方法有两种,一个是参话头,就是要参“念佛是谁”?这个状态中,不管是多大的声音,都干扰不到他,他并不是那种无记的定。另一个是数息,也是一样的。
禅定不是顽空和无记,禅修者的心念、观察力很敏锐、很细,并不是什么也不知道。所以从数息观的角度来讲,你在数息,就要对自己的呼吸很清楚、明了。
那个心是不散乱的,而且你的观察力很敏锐,不会进入到那种什么也不知道的状态。那种状态是顽空定,那是无记状态,禅宗里面把这叫做“死水不养活鱼”。
参禅,参话头也是这样的,好象怀疑坐在这里的是谁啊?能够有感知的这个是谁啊?他有这个疑情在,所以是不怕惊吓的。当然尽量不要有惊吓,即便有,也是障碍不大,因为他的心本身上座前,就已经放下了很多。不管你是什么,都不会干扰到我,所以你即便听见了,不会怕的。
我看过很多学气功的人被惊吓,他这个原理呢,实际上里面有很多问题,在这个地方我不愿意去讲太多,你修这个的时候,你就要去注意,要把地方找好,尽量不要在公共场合,公共场合容易被人惊吓。
刚才那个同学说的情况,如果遇到了,怎么办?可能你的第一个念头是:把你吓了一跳;第二个念头,你就是:无所谓,不动,把心先定下来。也许你被惊吓之后,全身的毛孔可能轰然一下。
我以前受过惊吓,有过那种感受、不知所措那种状态,但你不要理它,你第二个念头就是:没关系,不理它。这样你的心慢慢就静下来,慢慢恢复原来的状态,就没事了。最怕的是一惊吓之后,一着急,你马上就着急出定,就出事了。所以要注意不要被惊吓。
营员:法师,我们怎样判断自己是否入定?入定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?
大痴法师:什么状态算你入定,目前在我们国家来讲,稍微有点争议,一般的认为你的心止了,你的心停止了种种攀援,就可以了。你能定在那里不动,是你的心不动,但是知觉在。
还有定的深浅不一样。有的人定了以后,他的全身心起了一种轻安,那就是一种定中发起来的轻安。有的人呢,定了以后全身有乐,你看那个一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,离生喜乐,他心中离开了生灭,进入一种定的状态,然后他生起一种喜乐。
还有一种三禅时离喜妙乐。有的人坐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头在,身体没有了,觉得头还在,身上好像没有了。他其实那时候已经是定住了,他眼睛还睁着呢,他的觉知都在,这也是种定的状态。但有的就认为,这仅仅是定前的种种状态,没有到定,没进入定。
智者大师认为,得定以后,他有发八触。我也问过一些大德,他们讲有的不一定要发八触,有的发一触也算是得定,有的虽然不发触,但他也是得定的状态。这个定呢,不一定是要什么都不知道了,不是这样的。
营员:我们平时修禅的目的是什么?
大痴法师:修禅的目的有世间法的和出世间法两个。
世间的目的,从你表面来说,是让这颗散漫的心安住于三昧正受。三昧就是正受的意思,心不散乱。
它有两种功德,一种是世间的功德,就是我们世间、凡夫界,三界内的功德,修禅定,如果能得禅定的人,他的身体好,还能够祛病、延年,身体好而且没有病,寿命长,这就是真正得定的人。
但是这个定不能退,我们现在有很多人修定,得定以后由于懈怠的缘故,那个定又失去了。因为得定以后又失去了,所以没有起到延寿的作用。但是当时的那一段得定的时间,你的身体就比较好,这就是去病延年。另外定的程度较深的话,还能够发起五种神通,这都是世间法。
那么出世间法呢,修定,心安住以后,你再去思维四谛法,苦圣谛、苦集圣谛、苦灭圣谛、出离圣谛,思维这个。乃至十二因缘,或者是观察诸法实相,你在定的状态下去观察呢,就很容易发起决定的、无漏的正见,发起无漏的智慧,使你能够超凡入圣。
因为我们这些凡夫,在心很粗的情况下,即便法师将佛的经典中的四谛法讲一遍,将顺逆观、十二因缘法都给你讲上一遍,什么叫诸法实相也给你讲一遍,你听后会感觉到确实很妙,但是你不能得到决定、不退的正见。
如果你要有禅定工夫的话,在禅定中静虑、观察。禅又叫静虑,在印度叫禅那,翻译成中国话叫静虑。在清静的状态下去思维法,所谓的法,一般指的就是咱们这个四谛法、十二因缘法、诸法实相。
因为这个时候你的观察力很敏锐,能够观察到法的真实内涵,能够观察到诸法实相,这样你就能发起决定的见解,你的正见就会不退了。
所谓的“决定”就是不退了。比方说“法无我”,你在禅定的过程中思维“法无我”、“四大本空”、“五蕴无我”,然后按照那个法的教授来修行,你这么思维一遍,你就真实感到这个五蕴实无我、确实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、唯一的、能够主宰的我。这个固定不变的、唯一能够主宰的我,是没有的。
当你得到这个体验以后,现量地体验到实际上确实无我,而不是我跟你说:无我。你会怀疑,这是无我吗?你根本没有体验到。或者说,我相信你,相信是无我的,但是呢,我感觉不到无我,这个就是没有决定。如果你在禅定里去思维的话,你就会感觉到确实无我,这个就叫“决定见”。
什么叫诸法实相呢,经书上讲了很多,有人开始参禅,参了很久,一直都不知道诸法实相什么意思。无相无不相,实相无相,实相一相,一切法不二,听起来挺有道理,实际上不知道什么道理。
等你参禅时间长了,你就这个问题老在脑子里面去观察,忽然一下,你感觉原来是这么回事,说明你懂了,那个时候才叫作获得了决定的正见,开悟了,超出凡流进入圣流了,这就是禅定的作用。
营员:我觉得数息应该是禅定的一种途径,请问法师除了数息还有其他的途径吗?
大痴法师:有。禅定不止一种途径,数息法只是其中的一种。修习禅定有很多方法,佛最初讲的是不净观,就是对治众生的贪欲,修不净观,然后呢,又介绍了数息观。
当时佛陀在世时就只有这两种法门,称二甘露门——两种甘露之门,通过修这个法能够获得圣者的受用,能超凡入圣,证得四果。
贪欲重之人修不净观,能够得定,证道。
心散乱的人,修数息观,就能够让你的心安住,也能够得定,证道。
另外,有的人比较愚痴,执著很重,怎么办呢?修因缘观。因缘观就是通过顺、逆反复思维老病死苦、忧悲苦恼,从哪里来?从生来;生从哪里来?生从有来;有从哪里来?有从取来;取从哪里来?取从爱来;爱从哪里来?爱从受来;受从哪里来?受从触来;触从何来?触从我们的六根——眼耳鼻舌身意来;六根从哪里来?六根从识来;意识、名色,从哪里来?从我们的造作,行来;造作从哪里来?从无明来,就是从“不明白诸法实相”而来。
这是逆着推上来的。再往下推,你就会发现,原来我们的这些无明,是因为不明白诸法的实相,不明白五蕴无我,不明白诸法因缘生、诸法因缘灭的缘故,所以起了一种造作的心。
这个意是行,就是无明缘起,这个行的意思是什么呢?是造作的意思,或者是执取的意思。无明导致了造作、执取的状态。
本身我们人的觉性就有这个功能,你一执取、造作,就会入胎,受生,进入名色——众生入胎后的状态。
名色缘六入,你渐渐地在胎中长大,眼耳鼻舌身都具足了,六入缘触,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接触到了外面的色声香味触法,触缘受,你接触后,有种感受;这个受就缘爱,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;爱缘取,取缘有,有缘生,然后就有老病死苦,忧悲苦恼。这就是众生的苦恼,你观察这个就能悟道。
还有一种呢,有的人嗔恚心很重,应该修慈悲观。熄灭这个嗔恚心,得慈悲喜舍四无量心,得持三昧,也能得定。
第五种,也是障重的众生,可以修念佛观,念佛的功德,念佛的相好,来灭除你宿世以来的罪障,渐渐地让你的心安住,不为罪缘所障。
这就是五种修定的方便,叫五停心观。即五种停止妄心的观法,让我的心安住,安住就是定,或者叫止,停止虚妄的浮动,这是在上座部佛法里讲的。
在汉人来讲,叫外凡的初位。有了定以后,再去修“四念住”,别相念住,总相念住,就是外凡的三贤位。得了定后,你才能生起暖、顶、忍、世第一法四种善根,这就进入到内凡四贤位,很快就可以进入到初果,就开悟了。
所以必须修禅定,才能进入。顿教门下讲的方法是对上根人的,他不是通过先行禅定,而是直接从智慧入。
营员:打坐时,可以用右腿压左腿吗?因为那样对我来说比较方便。另外,打坐时,腿很麻。
大痴法师:咱们教你左腿压在右腿上,你这么做就好。不过,右腿压左腿也行。打坐时腿很麻很正常、也很普遍的现象。“痛则不通,通则不痛”,气脉还不通,刚开始也不习惯,刚坐下来有点发麻,不要怕,你坚持,心不要管腿的事情,你就一直数息,一、二、三……
如果痛得很厉害,你就很坚定的数;如果你的心力很坚定,过一会就不麻了,它会痛,等痛一会后,也不痛了。等这个痛过了以后,可能还会出现痛,第二次再痛时,你可能就忍受不了了,那就可能要下坐了,不能忍受那么长时间。
营员:法师您好,您说打坐的益处就是能抵御住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等外界的干扰。但是我在坐禅的时候,我发现,由于感觉非常地敏锐,所以对这些外界的干扰反而会更加的敏感,这个情况怎么办?
大痴法师:坐禅要诃五欲,诃五欲是前行。所谓“诃”就是摒弃,摒弃这些欲。平常坐时,你心里很散乱,不知道状况,而当你往那儿一坐,忽然发现心里的念头很多。
那么平常怎么没发现呢?因为你平常很散乱,对这散乱的心你连知都不知道。一弹指间就有二十个刹那,一刹那间,我们就有九百六十个念头,这些只有到进入禅定后,才可观察到。
平常由于我们的心很粗,心中的贪、嗔、痴非常严重,自己都感觉不到。当你定下来,心细下来就会发现怎么念头这么多,这是个进步,说明你心细了,观察到念头多。
第二,以前你可能对某些事情,比如很生气的事情,你好像都是忍下来了,结果往这里一坐,你却忍不下来了,为什么呢?因为你心一细的缘故,把你不忍的嗔恚心给放大了,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。
有时候,觉得平常贪欲心本来很弱的,结果一坐下来后,反倒发现自己的贪欲心很重,这是因为你心细的缘故,观察得比较清楚、敏锐,才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,否则你不会发现问题的严重性。这也说明你能够细下心来,这个是正确的。
这时候正是你需要用功,需要你进入到对治一些问题的时候了。比如说念头很多,如何对治?办法是不要管它,只管数息。无论念头有多少,它都会自生自灭,与我无关。
欲念起来了,也是这样子的,感觉很猛烈,这是你心细的缘故,因为发现了自己粗重、猛烈的恶习,怎么办?知道了,你就可以安住,把息安住在上面,安住在鼻端,这些欲念很快就消失了,这是对治的方法。
有的人在打坐的过程中突然起了嗔恚心,嗔恚心起来要怎么办呢?我们要思维这个事情不见得怪人家,很可能是怪我自己,我触恼别人,别人才能触恼我,这里边有很多观法,在谈慈悲观的时候我们会讲到,这里就不细讲了,我只能给大家提个醒。
营员:我感觉内心的念头是一个一个的,这是一方面的影响,但更重要的是被周围环境的干扰,比如说闪光灯,就会惊吓或照着我不舒服,另外还有周围动东西的声音,他们换腿的声音…
大痴法师:你可能属于特别怕干扰的人,在我修行的过程中,我发现有一种人特别的敏感,也可能是以前修过其他的法,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否修过其他的什么法?
如果是这种情况呢,你就不要管它。我在这个地方坐,外界的各种声音,各种事情,都不会干扰到我们,没有必要去怕它。你先做到心无挂碍,心都不要挂碍它,既不要怕,也不必怕被干扰,更不用怕什么东西吓你一跳。
为什么我们怕呢?比方说,你在这里坐得好好的,突然闪光灯闪了一下,你吓一跳,这里的原因是人有一种本能的反应,你在这里坐着,突然有个人出来拿手电把你的眼睛晃一下,这是人本能的一种保护,为了避免外界伤害自己而出现的一种惊慌状态。
那么像你这种人上座的时候,你自己就要知道,任何境界、状态,都不能干扰到你,既然不会干扰我,所以就没有必要怕,你心里可以想到你并没有必要怕,天不会塌下来,地也不会震动,放心吧,没有人会过来抓你的头的,就把心给放下来了。
即便是唐山地震,那么怎么办?地震就地震了吧,反正你也管不了,你现在坐禅呢,也管不了,就放下来吧。心中也没挂碍,这些都干扰不到你,而你心细下来可以听到旁边人的呼吸,这个很正常,那个心不要攀缘他,不要攀缘到外面去,外面的东西干扰不到你。
营员:念阿弥陀佛可以使心里清净,我也念过一段时间阿弥陀佛,可以去除一些妄想,那么打坐的时候念阿弥陀佛算不算禅修吗?
大痴法师:也算。现在修净土法门里面,靠这个信愿行,这是关键。在一些提倡禅净双修的人来说,一方面我念阿弥陀佛的功德名号,有无量的功德。我也发愿了,我也相信了,同时他们也用阿弥陀佛这一念带万念。
我现在只有阿弥陀佛这个念头,我的心就放在这一句佛号上了,那么他的心也会定起来。实际上久了以后他也有定,他的行住坐卧都不影响,时间长了他也能定下来,他也能够无意中观察到别人的心里在想什么,也能无意中观察到很多事情,这样心定也可以的。
营员:能不能把阿弥陀佛和数息观结合起来呢?
大痴法师:可以的,以前我念阿弥陀佛的时候都是拿个表看着,是不是不起念头?如何做到一分钟不起一个妄念?那都是很难的。后来我就把念阿弥陀佛和呼吸联系在一起,一呼一吸,念一句佛号,我就能做到五分钟之内不起念头。
所以数息和念阿弥陀佛结合起来也是可以的。
营员:请问数息的具体方法。
大痴法师:这个数息的数法是一吸一呼数一次,比较难。如果一吸一呼数两次,这好数,却不容易定。一吸一呼之间拖的时间比较长,那个时候心念容易跑丢。
有的人刚开始一吸一呼各数一下,也可以,但熟了之后就应换成一吸一呼数一次,要拉长距离。
不要倒着数,太费劲,从一数到十就可以,到了十之后,再从一数。
营员:在呼吸的时候,感到肚子涨气,后来在胸口气息不顺,有痛的感觉,因为我闻到不好闻的味道,就闭了一会气。
大痴法师:这个特别要注意,以后在修禅定的过程中,你的心慢慢细下来以后,千万不要出现闭气的情况,或突然做什么事。只要你往那一坐,就要坐的身心很轻、很静。
不要随便去做其他事情,不要随便下坐,不要随便给别人讲话,不要别人放了个屁,你马上闭气,千万不要这样。那个气臭一点没关系,但你要一闭气的话,就不太好。
你那个状态虽然不是定,但和定相应,你身上基本上都处在一个很静的状态。你突然闭气,会导致你某个地方的气脉不通,就会出现痛。
这时你就要静下来,静下来以后你心中作意,希望身上的气脉能够通畅,以前不通畅的地方都能够通畅。然后你在下坐时作意,让以前不通畅的地方都能够通畅,把遗留下的细的气氛放出或者回收,从毛孔中放出。
有的人他的办法是把所有的感受收回到小腹部,收回到丹田,然后把它缩小,缩小后就会变得“无”,这个办法也行。
营员:我的腿不痛,但是腰酸。
大痴法师:这是正常现象。
营员:我在电视里看到有人这样子手心朝上坐下来,是不是也是一种打坐的方式?
大痴法师:在禅宗里面没有把手这样放的,大概在气功里面有这种方式,藏地的佛法中有没有我不清楚,我没有考察过。气功里面这种手势很多,在禅宗里面没有这种做法。我建议按照传统的出家人修行的办法,就是刚才讲的办法打坐。
营员:我会觉得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念头,以至忘记了自己在打坐了。
大痴法师:如果有的人妄想太重而忘记了自己还在打坐,那叫妄想,不叫入定。有一种情况是这样的,他坐了一会就感觉到他也没打妄想,他在数息(其实数息也是一种妄想),他感觉到没有这个身体了,只有头在这里,那就是你心静下来了。
你心中明白地知道,如果起了一个念头,它会自消自灭的,不管它,妄念起来不要管它,千万不要在打坐过程中随着妄念跑。
心静下来后,就思维法,凡是修禅定的人心中要有法,刚才我说的那些四谛法、十二因缘、诸法实相等。
我们心中平常都是人我是非、爱恨得失,如果座上你心中思维非法,恶法,那么不好的效果也会放大很多,所以不能非理作意。
心静下来后就会观察到自己在打妄想,所以不要理它,自然就会灭了,你若理它,它就不灭,你去理会它,也是一种妄念。

女人要偷偷知道的8件事优秀纪录片900部(上)『摄影展』Douglas Duncan,毕加索酒文化典故十辑赏美女133 牛莉散户自述:从来没有输过白丝带为儿子偷肉的母亲该不该原谅? - 商振 - 网易博客一生回味的10句经典语录

 0.11093497276306 s